你在这里

移民就象沙子揉进大海-找工篇-网络工程师必看

Panda 的头像
Panda 于 星期一, 17/10/2011 - 13:33 提交

 " 移民就象沙子揉进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我来澳大利亚的深切感受,我们都是细细沙子,放在海洋里,谁都看不到,即使你万般努力,你也只能在生命长河中昙花一现,有的会再浪花里打个翻转一下,有的会被冲到岸上,我们就如沙子在和海浪抗争。" - RIVERSONE 

一篇很真实,很感人的文章. 一个网络工程师在澳大利亚寻工的经历让他发自肺腑的讲出了这句话,那么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能让他如此的感慨万千? 扬扬洒洒5000字,值得一看的好文章.

我写那么多,只是希望网络工程师,IT工程师可以站在比我高的起点上找工作,可以更快的适应澳大利亚的生活,找到相应的工作。

今年8月28日飞机国航直达Sydney,晚上匆匆告别心爱的妻子和儿子,可爱的儿子一个人在浦东国际机场跑来跑去,开心的要命,想想生活了30年的上海,想想熟悉的生活,现在想起来,此刻写起来也让我萧然泪下。以至第一次在澳洲痛哭,无法自已,无法动手继续写下去。

走的时候对老婆说:相信我,我要一个月内找到工作,我接你们马上过来。我当时有足够的信心,我相信自己的Skills,相信自己的能力,我想我一定行,我一定要很快找到工作。我要让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很快生活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8月29日到达Sydney,落地时候就非常失望,

当时在想好破落的城市,好脏乱的城市,和上海没法比。然后又和朋友一起住在一个UNIT,突然亲人不在身边,到达一个陌生的城市,连我自认为适应能力很强的人也无法适应,以至于来之后的几天,因为来的时候买的是单程机票,所以到处找Travel agency,想直接回家了。根本不想在这里停留一个小时。我太想回去,太想太想了。想念我的老婆,儿子,我母亲。

9月1日申请电话开通,就开始投简历,还好每天电话还是挺多。当时候英文差,很多人讲话都听不懂,刚刚来的几天,我都认为在澳大利亚是个人都比我英文好。后来电话接的多了,就熟悉了。一个月之后就基本应付自如,二个月左右就能谈笑风生了。

我在上班之前共面试了20家中介,6家公司,我现在上班的是第16家中介,第5家公司的成果,虽然后面还有人给我Offer,而且Offer很高,还有permanent的,这个是3个月Contract,但我因为最先答应这家的,所以我一定要去,我觉得做人要讲信用。答应了一定要去做到。

我到现在还记得我面试的第一个中介,第一个中介是MELB的,安排我到Sydney的同事那面试,面试我觉得还可以,中介不会问技术问题的,就是问你这个会不会那个会不会。所以很容易,只要如实说就是了。在这里有个忠告,在国外老外很多都认为中国人很多东西是假的,所以我忠告大家不会的东西就不会,不要去骗人家,我们中国人是讲诚信的。我想我们中国人都树立这种风气,中国人就强了,我们的祖国就强大了。对于说不会,但一定要说我是Quick 

Learner,给人家印象好点。当时中介说要安排到Melb面试,他们来Cover所有费用,当时我都不敢相信,国内还有这等好事情。但第一个中介面试后都没消息了,后来打过数次电话,也没有结果。

我面试的第一家公司是小公司,叫W,职位是cert. cisco IP Engineer,是做无线网络的ISP。这里有个提示,做网络的基本上都是大公司,没有小公司,小公司的网络都外包给大公司了。第一次面试通过以后,又进行了第二次面试。第二次技术面试整整讨论了近2个小时技术。讨论都在黑板上进行的,黑板搽了好几遍。我面试完以后,很有信心的问什么时候有答复,但是那个Director竟然对我说他们要很多人要面试,我知道完了,当时感觉就被人耍了。因为他们问我的都是他们实际碰到过的问题,而且因为我做过Consultant,Architect,问了我很多未来的策略和标准,流程。当时我就傻了,被玩了。果不所然,几天后我写MAIL给他,他婉转的把我拒绝了。我想只有4个Routers,1个Firewall 的小公司,怎么可能招2个网络工程师呢,因为他们现在就有一个了。他们无非是现在碰到问题和将来怎么做没底,找个人咨询了一下。耍了。

面试的第二家公司是U公司,职位是Senior Network and Security Support Officer, 

U公司是世界500强,在Rhodes,面试我的人在面试之前一天打了3个电话,和我聊工作,谈人生,可惜英文当时不够好,没和他深谈。见了面之后,和我谈了30分钟,没谈技术。数天之后,我打电话给他,他说这个职位被内部人Fill掉了。郁闷,当时我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看到这家公司亚洲面孔的蛮多的,说明能接受这种multicultural文化的。但是这么快就失败了。

这下一个月到了,答应老婆一个月到了,到月底的时候,我特别慌乱,特别难过,觉得自己没法做到,很痛苦。

面试的第三家公司还是U公司,职位是Service Delivery Manager,派会中国工作。面试直接见到Asia Pacific 

两个GM。面试的时候一个是老外,一个是香港人,我第一,二个问题,我就觉得老外很不礼貌,当时就想说,你太粗鲁了,我想结束这个面试。当时想想算了,为了在他手下工作的数千同胞,我就忍了这回鸟气,反正要我也不去了,我还不想在你手下干活呢。面试了1个小时,可想大家都互相不满意的进行着面试,这个面试结果我就不说了。

第三家公司我认为一定是拿到手的,是C公司的TAC Engineer ,C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Network Vendor,只要是网络工程师,都以能进C公司为目标。我从来没有想进C公司,但是到了澳大利亚,有工作就想进了。C公司第一轮面试派了4个TAC的CCIE来面试我,技术面试差不多1.5个小时,做网络的都知道C 

公司的TAC的Hands-on Skills是最强的。他们把他们碰到的问题来问我,到TAC能会是好问题吗?TAC 

工程师每天90%时间都在做几乎Hands-on的工作,我以前的工作50%做design,30%做PM,只有10%的时间才hands-on,还要留10%时间让客户折磨我。一个TAC工程师就够我受的,但是来了4个,而且3个很aggressive,一个只讲了几句话,但是其他三个不停的问问题。我知道我没有退路,我相信自己的SKILL的,所以就放手一搏了。在整个过程中,我觉得我回答对50%的问题,这些都是TAC的问题,我觉得50%很高了,我相信我一定能过了。但是随后下来的面试,由老板来组织的Interview,展现了C公司的文化,所以这次失败我是败在文化上的。N天以后,我咨询过在这边读HR 

MBA的两个同学,他们说这些问题问的都是C公司的经典问题。我当时就给老板说,我说这些问题和工作背景,经历,所做过的公司有很大的关系,放在A公司对的事情,放在B公司就不一定对,而且你们是TAC,和正常做网络的又是不一样的。但是整个面试结束之后,我感觉这个工作差不多成了,我当然很高兴的就回去了,因为技术,包括涉及文化和personality方面的问题,我都觉得自己回答的不错。但是2天后,给中介电话,中介说他们找到更适合的人了,当时我觉得有点胸闷的感觉,当时我觉得这工作都在口袋里了,面试好以后,我还给中介电话,说这工作我拿定了。但是。。。。。还是每天投简历。。。。。

到10月下旬了,突然有一天Thinkpad主板烧坏,当时气啊,急啊。整整坏了一个星期,搞的上不了MSN,人家都以为我上班了。

11月上旬,第4家公司了,做network support engineer,负责Support 全球,在Gold coast上班,是E公司,E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游戏软件开发商,他们负责我去Gold Coast的所有费用,飞到Brisbane ,机场有人接,当时在飞机上看的时候,我就觉得Brisbane和Gold 

coast比Sydney规划的好,新,整齐。所以我当时想一定要拿下这个工作,这个工作还要经常回上海的,所以可以在上海经常进行腐败活动。我对这个工作很有信心。公司在海滩旁边,非常漂亮,可以一眼望大海,本来我想做这么Fashion东西的公司,公司怪人肯定很多,但是我错了,这是个非常正统的公司,都是绅士,光45岁以上的阿姨工作的都很多,穿着得体,非常礼貌。面试进行了3个小时,2。5个小时技术问题,半小时和HR谈话。实际在整个过程中,我觉得发挥的并不好,因为面试的都是技术的人,很容易谈东西谈的死胡同,我没有control好这个面试。所以出来感觉不是很好,并不是我技术不好,只是他们想这个人对Unix,linux也要是专家级水平,那UNIX,LINUX我用用还可以,但他们问的太深了,我无法回答,而且其中的team 

leader是做UNIX出身的,所以越不是很深的东西我和他纠缠过长,但是我还是很有信心的,我相信应该能拿到这个工作。但是中介第二天给我说,他们承认我是个网络专家,但他们希望他UNIX,LINUX也是专家。我排在第二个考虑,如果第一个不去,再考虑我,我突然觉得失去希望了,这是本来放在我口袋里的工作啊,我又丢了。

Gold coast回来第二天下午是我车的路考,上午得到我不成功的消息,很痛苦,教车的师傅告诉我,叫我不要灰心,说如果你是拿到工作的消息,那你考车肯定过,但是是拿不到工作的消息,我很担心,你的水平应该是95%能过的。考车的时候发挥的都很好,但是下坡的时候速度过快,FAIL掉。在回去的路上,我一言不发,师傅不停的和我讲,说其实你看来本来都在口袋里的工作,是我期望的太高了,每个工作都是不容易得到的,只是我太自信,太想得到工作,澳大利亚有很多IT人,他们每个职位都会面试很多人,只要对那个人有一点点concern,他们宁愿不要,在找的。其实做人,找工,和开车一样的,你要用心去控制那个车,不是用手,用心去感受整个路面,不是用眼睛。

Gold coast的失败,我难过到极点了,我做好回去的准备了。我开始问旅行社的价格了,准备早点回去了。第五个机会来了。

第五个机会是P公司,就是我现在工作的公司,是CONTRACT的职位,6个月,做2nd level technical support,P公司是个很大的电信公司。面试进行了整整2个小时,面试我的是我现在的老板和一个技术的印度人,1个小时技术,又1个小时的文化和personality,面试完之后,经理送到我楼下,和我聊了几分钟,说他感觉我不错,他说,你技术肯定没问题,你看我们的技术LEADER也佩服你,你回家等消息吧。我觉得我发挥自己的极限了,我该做到都做到了,给老婆电话说我觉得这个不要我,我无话可说了,我已经发挥到我自己的完美了。他们这个职位共找2个人,但面试进行了3天,面试了很多人,3天后,中介给我电话,说我的技术是面试中最好的,但是他们concern a bit about your communications skills。我知道完了,回家吧,等于说没戏了。但是4个工作日后,他们给我电话,说要我了,说考虑来考虑去还是让我去,但是做3个月CONTRACT,工资在降低点,我当时说行。这样我就开始工作了,我得到要我的消息是周二,当时因为安排了周三4个面试。所以我周三得面试去,答应中介周四和他签合同。然后马上上班。(后话,我上班后发现好险啊,实际他们面试那么多只招一个人,因为和我一天上班的一个CONTRACT曾经在他们那边干过三个月,这次只是回来再干干,我想他们招一个人还面试那么多人啊)

周三安排的4个面试是我戏剧性的开始,4个面试第一家在north ryde, 第二家在north Sydney, 

第三家在city,第四家在rhodes.所以在不同的地方,虽然我以前也干过2次一天安排四个公司面试的事情,但都在city,比较方便。

North Ryde这家即是中介,也是公司,是他们集团公司开的中介公司,为他们总公司招一个人,面试在8:30,我6点就乘上火车出发了,在Chatswood换上公共汽车,问了个鬼老妹妹,可惜妹妹指错路了,我下错站了,我下站之后到处问,地方在哪里,可惜没人知道,我无助的打算问一个正在剪草的工人,估计50岁,我问他之后他说我也不知道,你跟我来吧,我以为他带我去查地图,结果是他让我上车,他对我说North Ryde很大的,要开车去找,真的很大,找来找去找不到,眼看时间越来越近,他问我有没有公司的联系电话,他操起手机就和我面试的人联系上了,然后开了10分钟总算到了,这要走的话可要1个小时以上,当天温度是36度以上。在路上他问我,为什么他愿意送我,我说不知道,他说因为我是中国人。他第一个女朋友是一半血统是中国人,还和我讲她的名字,说他现在儿子都大学毕业了,他还经常想起他,我当时觉得今天怎么这么顺,碰到好人了,否则我要死在路上了。临走的时候,他给我名片,他的正式职业是mortage consultant,说我找到工作以后,半年后找他,他帮我搞套unit住住。面试我的是个老太和小伙,面试半小时,老太很满意,说我会和公司管理层谈,让他们一定把你要下来,这个职位是solution architect,FULL TIME工作,OFFER很高,做的事情和我7年的完全类似。公司是V公司,也是澳大利亚上市公司。出来后等公共汽车,在澳大利亚生活的人知道,做公共汽车是比较痛苦的,特别是做一条不熟悉的路线,又是在炎热的夏季,虽然是早上,但是暴晒在太阳底下的滋味可不好受。

当天第二家在North Sydney 面试要去H公司的中介,戏剧性出现了,9:48分的时候,就是P公司的中介打电话给我一定要我明天去上班,我说行。9:49分的时候,H公司经理给我电话,和我谈了10分钟,我说我就到你们中介楼下了。上去见中介,中介对我说的第三句话就是你下午就上班,这是合同,你看了就签了,我到门外等你,我一下在会议室傻了,什么技术问题都没问,说我就是他们要找的人,虽然我知道我长的很帅,但也不至于不见面就一见钟情啊。我看了合同,反复考虑,H公司比P公司还大,也是电信公司,给我的OFFER几乎比P公司多一倍,但是唯一的不好是先做6周。我想还是P好点,我就说能不能明天我给你答复,他说行。这样我就直奔和第三家中介约我见面的地方。

中午我一个人游荡在CITY,H公司的中介又给我电话,说明天去上班,然后问我有什么worry about的事情,我说我下午还要面试,有人也给我OFFER了。

第三家在city,我们见面的地方是个路口,因为他是从MELB特别飞过来面试人的,所以约我在路口,可怜我啊,2点的太阳多毒辣,我打电话给他,希望他早点到,因为我4点还要面试第四家公司呢。我那天被晒的快虚脱了。还好他2点准时出现。又谈了半小时,对我各方面很满意,也是个full time的工作,推荐我去一家金融公司。

第四家是公司,另外一家H公司,H公司也是世界500强,我先考试,10分钟就做完了,三页东西,回答完之后,我对面试的人说,你们出的题目太简单了,虽然是技术问题,但是问这些问题是简直羞辱我的智商。太简单了,任何学网络半年的人都搞的定。然后我和他们谈我现在OFFER的情况,我们一起聊business,聊我在中国N次击败H公司的辉煌经历,包括我最怕遇到H公司和我BID的事情,因为一和H公司BID,那又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斗。他们是让我到他们的data 

center工作,support全国的客户。谈的很开心,然后他们建议我参加H电信公司,这样我做完6周,正好加入他们公司。我说我再考虑考虑。

回家的路上,又接到H电信公司的中介电话,我就直接说你们的时间太短了点,能不能长,他说好,我帮你努力。

周四我去P公司的中介签完合同,就去P上班了,路上接到H公司中介的电话,我只好对他说sorry,希望不要伤害他。

周四下午的时候,接到周三NORTH RYDE的V公司那老太的电话,对我说你明天来见我们的管理层,我说我今天刚签了约,要做三个月,她说我们是permanent的,OFFER又那么高,你不考虑吗?我说我答应人家的就一定要去做的。她说好,你三个月到的时候来找我。

下午的时候发MAIL给两个公司,CANCEL了已经帮我安排好周五的MELB公司的视频面试和PERTH公司的视频面试。很对不起的说sorry.虽然两个都是permanent的。

经验总结:

1) Resume 

和CV的问题,这个移民一定要去上skillmax,不上,不知道自己的简历差。我出来之前,简历和CV都准备好了,上海的猎头都说写的好,还有Reference 

letter,都写的好,但是那是中国STYLE。所以一定要去SKILLMAX,你会学到很多东西,认识很多朋友。你会学会interview skill.

2) 语言问题

我出来的时候还觉得我的英语还算可以,在国内也唬唬人的,但是到这边很差,差的连这里是个人英文都比我强。刚开始来的几天,有几个中介我都挺不懂。但是过一段时间会好很多。电话他们打给你多了,也就那个几问题,你干几年了,在哪里干,主要干些什么,来多久了,都安顿好了吗,家里人在吗,喜欢这里吗等等。电话听的多了,全都一样。

3) 电话问题

有的电话会很早来,8点多来,也有晚上7点多,所以经常要开机,检查机器是否属于永远能接通状态。这是人家给你打电话问题。你给人家打电话问题,当时我来的时候,和LOVEU同志一起吃了个饭,LOVEU同志说找工是很忙的,我说不忙的,也不累,就是发发简历,多快,又不用修改,又不用打电话FOLLOW。事实证明我是错误的。找工是很累的,我每天花几个小时找工作,找的腰酸背疼。你必须每个CV根据AD要改,必须对感兴趣的工作要FOLLOW 

CALL。根据实际经验,打电话给中介也是很难的,比如你准备今天给10个中介电话,你第一圈能打到2个那你很幸运了,你可能反复打好几次,最多也就打到5个,其余你留言或留MESSAGE给前台,比如说留了10个,能有1个回你,那你真是有面子。而且有些中介电话是你永远打不到他(她)的,特别是他(她)登出来的工资特别高的话,你根本打不到他。

4) double represent问题

根据实战经验,我宁愿被double represent也不愿意错失一个机会,因为我受伤了,有个中介介绍我去一家做期货的公司,我们都谈的很开心,他说肯定PASS我过去,但是我等了2个月,每周固定给他一个CALL,其他几个中介也给我电话关于这个职位,我说我被另外一家送过去了,所以没联系,但是2个月后,那中介直接对我说SORRY,我知道我肯定被他玩了,他根本没送过去。有些中介为了不伤害你感情,他肯定说你好,但不见得他一定送过去。我还有一个类似的经验,有个中介谈了一个公司职位,另外一家中介也谈了这个公司职位,我说有人已经送我了,他说我帮你到公司查查,看看是不是你被送过去了,但是查下来是没有。

5) apperance问题

外表很重要,虽然我们可能失败很多,但是你面对每个公司的时候一定要自信,微笑,男的出现在中介或公司面包前,一定要给人玉树临风,非你莫属的感觉。建议面试提前15-20分钟到,到了到卫生间在稍作打扮一翻,在去见客。一般楼里都有卫生间,没有的在火车站附近解决。为什么要提早呢,还有一个原因,有些楼是你按楼层按不亮的,所以你要花几分钟找前台之类的。男的西装领带,女的稍施粉黛。

6) Volunteer和到贴的工作

Volunteer工作就是免费打工,到贴就是我给你钱,我来帮你做。这两种工作都比较流行,IT的到贴的到不多,免费打工的到听说很多,个人看情况了。如果经济条件允许,就先找个免费打工的弄些经验,我是抱定不打LABOR和不做VOLUNTEER工作的,因为我有家庭,我的经济条件不允许,最多我就回上海。

7) Cold Call问题

我觉得新移民如果不是英文专业的,不是整天和老外在一起上班的,在前两个月forget it,因为语言水平无法handle变化的问题。我尝试过,即使我现在做,我也觉得成功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一是很难找到你想找的人,二是即使找到,这种情况能和你谈的机会也很少,但是可能性很小的事情都会发生,你看,和尚JJ和Harlis同志都是第一份简历搞定full time工作的人。

8) 工作多少的问题

实际IT机会是比较多,但是申请的人更多,我曾经和2个中介CONFIRM过,还有其他中介给我发的一些职位申请的情况,一般一个网络工程师职位会有500人以上申请,一般中介会选15个人面试,送到公司面试会有5个人。500人申请是正常的,你想比如我找不到工作,我当然还会投类似的工作,那其他人也一样,因为找不到工作的网络工程师基数摆在那,降不下来。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网络的99%都是中介登的广告,很难PASS中介,很多时候中介看都不看我们把我们过滤掉了。有些职位你发出去,第二天你会看到人家给你说I AM SORRY的信,说你不成功之类的,根据我的经验,我曾经和中介CONFIRM过此事,这是系统自动回复的,而且有的公司专门有人负责发此信。更有一个不幸的消息,我和中介CONFIRM过,我问你们是不是申请的人太多,你们是不是全部选中,然后删除掉,中介回答说是的。特别是周一上班,看到这么多新邮件,全部删除掉。

9) 

和中介Interview,中介都是为了挣钱,很容易PASS他们的。问的问题也很简单,有些会拿些东西来让你考试。

10) 

和公司面试,如果你到这一步,那恭喜你,你离成功就近了,如果是大公司又是FULL-TIME的工作,那一定第一是语言,第二是文化,第三才是技术,站在中介和公司立场上你想想,你会招或者送一个语言交流都有问题的人吗?做IT任何一块的人多的是,你会找一个文化可能有冲突的人?答案是不会,所以请大家抓住每一个机会,抓住每段时间。

11) 

找工是一场战争。艰苦,需要人的耐力和毅力,也需要支持,鼓励和安慰。所以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你的爱人多对他们述说,多和他们交流,保持心态的平和和积极。

12) 

最后,祝福所有在澳大利亚找到工和没找到工的,所有将要来澳大利亚的,所有为了理想奋斗的,所有为了爱暂时分开的,所有还在寻找爱的,所有为了爱还在奔波的,都希望你们幸福,能找到你所想。不管什么时候不要丧失信心,因为我们永远在一起。我和我的家人永远祝福你们。

(本人虽然在青少年时代作文屡次获奖,但现在已经不会写文章了,你看,我现在写的就这水平,希望大家领会其中的意思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