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我的移民找工记-从新加坡到美国再到澳大利亚

Panda 的头像
Panda 于 星期一, 17/10/2011 - 13:59 提交

人生短暂,享乐为先 也许是很多人的崇尚得生活方式。然而本人得作者却过着与众不同得一种生活,从新加坡到美国再到澳大利亚,在别人眼里这简直就是:折腾。而他们却不以为然,人活着,就是为了自己。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说起来,真是不容易啊,也不知偶们是怎莫坚持下来的!

我和劳工97年到新加坡读书,然后工作, 结婚,生子,买房,买车,升职,加薪…. 十年下来,

基本融入了并习惯了新加坡的生活。2006 

年到澳洲玩了一次,回来后,劳工说,闲着也是闲着,不然我们也考考雅思,递个移民申请?去不去再说?我说,行,那就递一个。结果,2006 年底,我寄出了申请。申请的过程,主要是考雅思,和作Engineers Australia 认证费点功夫。咱什莫都怕,就不怕考试。所以也没觉得太难。想要雅思和Engineers Australia 认证资料的,可以跟我联系。

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2007 年,因工作关系,我在美国待了半年,期间突然接到体检通知。赶紧写email 请求延期。还好,他们挺通情达理滴。回新加坡后,就赶紧做了体检和police clearance. 

然后忙别的,也就忘了这事。后来在澳洲的同学跟我聊天,说我怎莫这莫久没消息,不大对劲,通常体检后就很快了。我就去email 里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几个月前,人家就通知我了!只因人家的email 进了 spam, 我根本没注意!这下,赶紧手忙脚乱的去登陆。我们买了去Perth 的机票,因为它离新加坡最近,哈哈。星期五下班就直奔机场,星期六早上到,跟团玩了一天,星期天早上就回新加坡了。感觉澳洲好落后啊,人们用的手机竟然还是我们N年前用的!劳工都在用iphone了! 

不过,房子好美,人们很relax, 

我喜欢。

之后就开始犹豫要不要去澳洲。比较来,比较去。主要是怕薪水会比这边低。因为我们在新加坡也算较高收入家庭了。别的都不是大问题。发了几个迷惑的帖子在坛子里,结果得到了几个更为迷惑的回帖。我开始偶尔去My Career 瞧瞧。 有一天,发现一个位置特别适合劳工,就替他把简历发了过去。结果第二天,经纪就打给他。说有两个公司可以安排 interview。第一个,电话interview后,嫌我劳工要钱太多了。我跟劳工说,别理他们,根本没诚意,什莫像样的技术问题都没问。第二个,电话interview后,彼此感觉都不错。然后他们又安排了一次电话interview。 之后就没音信了。我安慰劳工说,offshore 要找到高薪的专业工作没这莫容易。整整两个月过去了,我们都以为这事玩完了。突然,经纪打来电话,说是要video conferencing interview. 结果又折腾了一番video conferencing interview. 完了之后又通知说要做 psyche test. 我劳工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又不是去当你的ceo, 

用得着这莫麻烦吗?去他的吧。我也是在旁边扇风点火,一致认为‘去他妈的吧。’

又几个星期过去了, (这些aussie 真的是做事很慢哪!), 

老公突然接到通知,让他到 http://www.shldirect.com/ 完成一个psyche test. 

还提醒他需要一整个上午。于是,请假在家,做这个题。因为没准备,所以有点不适应。考了阅读,数学和图形。比起来,阅读最弱,文章并不太难,但很confusing, 

而且时间很紧。正试考试之前的例子,做了几遍都不能全对,汗!数学, 偶们就不怕它了,图形更容易。之后是一些无聊的性格测试。劳工很不耐烦地做完了它,赶紧 了,懒得看第二遍。

没想到,这次倒挺快,第二个星期,经纪就打来说,他们要三个referee. 

就给了三个,他们还真的一一联络了。

又过了几个星期,经纪打来说,他们决定给劳工offer 了。之后是又一次电话appointment, 谈 offer. 劳工对他们的offer很满意。

以为就成了,结果他们又说要给我老公做背景调查。还要他请假去他们公司look and see. 

又是一通折腾。填了一大堆表for background check. 

我们用Google map 

打了一堆地图,怕劳工一个人驾车迷路。终于,在after 2 hours’ delay之后,劳工登上了可怕的Qantas 。坐惯了新航,坐老出事又爱 delay 

的 Qantas 有点怕。劳工到悉尼,已经8pm 了,又是冬天,好黑啊。劳工领了租的车,车里的 GPS 是他从没见过的最最简陋的那一种。出了机场,劳工就get lost 了 

就在劳工驾了大约40min, 已经绝望,打算打电话报警时,他看到了熟悉的地名。谢天谢地,竟然摸到了!显然,GPS 

带他走了一条Google map 永远不会推荐的路。

就这样,劳工待了三天。看了环境,签了offer. 但要等background check 完才生效。

我这边开始积极找工。My Career 上的职位,沾边不沾边统统开始发简历。收到N个‘regret’ 的email. 

收到两个经纪的email 让我人在悉尼后联络他们。劳工回来后的第二个星期一,我忽然看到一个很适合的职位,地址更是好,跟劳工的公司在一个 zip 区。简历发过去,两个小时后,公司打来。几天之后,再次打来,希望我过去面试。我同意了,他们给我订了机票,又是Qantas。因为是小公司,劳工担心的要命,生怕对方是骗子。我上飞机时,刚好跟劳工去悉尼时差了两个星期。我那时候就想,我们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吗?好好的新加坡不待,非把自己往limit 上推。真是温饱思淫欲,贱哪。跟劳工一种生死离别的感觉,我真的害怕,不会真的遇到骗子,回不来了吧?

还好,到了悉尼,一切都正常,没有遇到变态色魔 

公司虽然不大,但也不小。人都很好。他们的MD 

开玩笑说他原来猜想我一定又丑又笨,还好不是。哈哈。公司里没有中国人,只有两个马来西亚华人,还不会说华语。没有印度人,(开心),其他都是白人,有Aussie, 

有波兰人,荷兰人,伊拉克人,伊朗人,等等。我要接替的是个英国人。

在公司待了一天,第二天,MD 

带我到悉尼歌剧院转了一圈,吃了顿饭,就送我去机场了。回来后的第三天,就接到了offer. 小公司就是效率高啊。

劳工的大公司简直就慢得像乌龟,我们之后又苦等了四个星期,才算完成背景调查,终于可以进行relocation package了。卖房,卖车,辞职,还有的折腾啊。

我的总结是,要想移民到澳洲,找到像样的工作,一定要有锲而不舍,百折不挠的精神哪。

写出来是为还在折腾的朋友鼓鼓劲。打字打到累了,关于细节,如果大家有兴趣,我再继续。

作者:charma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