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称将继续争取澳大利亚宽带网络相关项目,不惜公开源码

Panda 的头像
Panda 于 星期二, 03/04/2012 - 00:46 提交

据彭博社报道,在澳大利亚因安全隐忧被阻止竞标之后,华为表示将继续寻求获得与澳大利亚宽带网络相关的项目。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不会允许华为竞标价值359亿澳币(约合370亿美元)的澳大利亚国家宽带网络项目。这是华为6个月以来第二次被阻止竞标海外政府合同项目。

“我们一直认为,有一些国家基础设施的核心项目我们并不期盼能够参与,”华为澳大利亚公司董事长约翰·洛德(John Lord)今天表示。“但我们也认为,国家宽带网络也有一些部分可能适合我们。”

澳大利亚政府的禁止加剧了华为遭遇的政治困境。该公司此前也曾遭到美国立法委员的反对,后者称华为与中国军方据传存在关系,因此会有安全方面的隐忧,对此华为予以否认。

对于政府阻止华为竞标的决定,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上个月辩称,“这是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吉拉德于3月29日表示,该宽带网络将为澳大利亚93%的家庭和企业提供光纤宽带网络接入服务。

遭美方排斥

去年10月,美国禁止华为竞标名为“公共安全700-MHz示范网络”的项目,该项目由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和美国商务部下属国家电信与信息管理机构共同负责。该网络允许紧急事故的第一目击者与包括消防员和警察在内的紧急救援人员进行联络。

洛德重申,华为已提出仅让经安全调查的澳大利亚员工参与该宽带项目,向澳大利亚提供软件代码,并允许该国进行安全措施的全面审查。华为称,它正在英国、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阿联酋、喀麦隆、贝宁和文莱部署8个与澳大利亚项目相似的宽带网络,但公司在这八个市场均没提出作出安全方面让步。(乐邦)

 公开源代码有先例

华为参与投标的澳大利亚全国宽带网项目(NBN)是当地最大的国家建设项目。NBN的总投资达359亿澳元,五年后,它将使93%的澳大利亚家庭受益。

这块大蛋糕令华为、法国的阿尔卡特朗讯等多家电信设备供应商垂涎不已。华为在这场竞争中具有明显优势。它已在全球仅有的9个NBN项目中,中标了8个。而且,澳大利亚所有主要的运营商都与华为开展合作。

然而,去年年底,澳方开始传出不利于华为竞标该项目的声音。据当地媒体报道,澳司法部副秘书托尼·西恩(TonySheehan)曾直白地对华为说“不要浪费力气竞标”。

今年3月,澳大利亚司法部再次发表了类似意见。因此,澳大利亚政府28日公布的决定并不令华为意外。

华为对此表示将公开设备的源代码。事实上,该回应有先例可循。2010年,华为在印度竞标一无线网络项目。印方同样传出了不信任的声音。当时,华为就表示愿意向印度政府公开源代码。

“当时印度政府的担心不只针对华为一家,”华为内部人士回忆说,“但只有我们公开了源代码,这是其他西方公司都没有做到的。”

对于电信设备供应商来说,源代码属于公司的商业机密。面对外方的商业歧视行为,华为自愿接受“裸检”,最大程度释放诚意。

“因为我们要开拓当地市场,而且华为一直以来秉持的企业文化就是贴近客户需求。”上述华为人士在解释公开源代码的动机时说。最终,印度政府解除了对华为设备的禁令。

但澳大利亚方面尚未对华为此次公开源代码的行为做出正面反馈。对此华为方面表现得很淡定。“我们也不是特别依赖这个NBN项目,我们最大的海外市场在欧洲和中东。”华为内部人士说。

中澳关系不受影响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个商业事件,但它背后有政治逻辑,”上海社科院国家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胡志勇说,“澳大利亚在追随美国。”

两国之间的经贸往来甚为密切。美国将澳大利亚列为TPP(TheTrans-PacificPartnership,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协定)的九大成员国之一。

美澳“蜜月”显然不利于中澳关系。据澳国媒体报道,华为发现,在奥巴马去年11月访澳之后,华为和澳大利亚政府之间的关系明显降温。

此前,华为在美国投资手机宽带网络以及并购美国网络通讯公司的努力也一直进展不利。美方给出的理由也是担心任正非的军方背景会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我们是一家100%的民营企业,”华为内部人士说,“没有什么军方背景。”

“这是把商业行为政治化了。”胡志勇说。他认为,美国对中国的高技术企业进入本土市场的限制过于苛刻。美国不仅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把中国企业挡在门外,而且不准本国的高技术企业向中国出口产品。

但对中国投资奉行宽松政策的澳大利亚毕竟不同于美国。澳大利亚国内还是传出了支持华为的声音。澳外长卜卡(BobCarr)公开表示:“我会敦促华为继续在澳洲扩展业务,不要被这个决定束缚。”

尽管澳大利亚上海商会拒绝就华为被禁发表评论,但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发言人对本报记者说:“中澳友谊超过40年,不会受此事件的影响。”